您的位置:首页 > 博客

“离开蔚来的年轻人”仍在继续

时间:2019-09-04

  牛车网2天前我要分享

  转眼就以入秋,清晨和傍晚的北京都已经能感受到丝丝凉意,但再凉还是凉不过将要被裁掉的1200名蔚来员工。

  前几天有一篇文章在汽车行业的朋友圈里很火,叫做《那些离开蔚来的年轻人》,文中提到从今年3月份开始,李斌在一份内部邮件中宣布启动末位淘汰机制,自此裁员的阴霾开始笼罩在蔚来每一位员工的头顶上。7月起,本应处在奔跑状态下的蔚来北京已经不招人了,并且办离职手续的人越来越多,办理离职手续的速度也愈发的老练。

  作为中国最具影响力的造车新势力公司,蔚来向来喜欢靠大手笔做新闻,无论是一年一度的NIO DAY,还是建设在核心商圈的NIO HOUSE,李斌从来都不惜重金为蔚来砸钱。毕竟在在李斌眼里蔚来就像自己的亲“孩子”,为了独宠这个“4岁的孩子”李斌辞去了易车CEO的职位。两周前的一个论坛上碰见了李斌,发现他变老的速度已经赶超了时间的速度,45周岁的他已经开始往外冒白发,但不妨碍他依旧乐观爱笑,只不过现在笑起来脸上的皱纹真的很明显。在拉扯“孩子”的四年时间里,李斌肉眼可见的从一枚“小鲜肉”变成“老腊肉”。

  

  如果要给李斌“变老“找一个具体的时间节点,那我觉得应该是蔚来的第一波交付。交付之前的李斌和他的蔚来用雄心万丈、意气风发来形容绝不为过,用高薪+福利+期权从各行各业招兵买马、EP9创下纽北最速纪录、赴美IPO的第一家新势力车企,当年的蔚来直接被称作”中国特斯拉“,甚至有媒体认为蔚来能超越特斯拉,而李斌更是被吃瓜群众神化为”出行教父“,彼时的蔚来和李斌好不风光。可惜这样的状态只持续到了去年年底,在第一波交付之后,蔚来蓝屏、失控、半成品等吐槽凶猛而至,来到今年因为起火、召回频上新闻。被各种负面缠身的蔚来失了速,IPO之后蔚来的股价一路下跌,发稿当日蔚来(NIO)2.84美元/股,远低于发行价6.26美元/股,意味着市值相比去年缩水了近65%。EP9所创下的纽北纪录在今年6月被来自传统车企大众集团的电动超跑VW ID.R所打破,赶超了40秒有余。

  

  作为一个”4岁的孩子“依靠卖车的零星销量根本无法养家,据蔚来的联合创始人秦力洪说,到第二代产品全部研发结束前(2022-2023年)蔚来还将进行约30亿美元的融资。也就是可以理解为蔚来如果按照正常的节奏走下去,还有约30亿美金的缺口。但是往回看蔚来的前几轮融资,资本全部来自业内的顶级投资机构,这是因为当年的蔚来疯狂到投资机构排着队要投钱,托人找关系也想投进来,而当时李斌选择的全部是名字响当当的机构。在上市之后一些资本早已第一时间套现离场,而现在造车新势力因为盈利模式模糊和市场环境、政策等因素不被资本看好,蔚来想在短期内拿到这30亿根本不现实。

  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,活下去才能有希望。之前有流传“蔚来汽车人工成本平均不低于50万元/年”,这一次蔚来选择通过“优化组织结构”来勒紧裤腰带,8月李斌在一封内部邮件中宣布:公司将在9月进行裁员,预计将减少1200个工作岗位。自此第二轮大规模裁员开始,调整后蔚来在全球范围内的员工规模将在7500人左右,相比巅峰时期缩减20%以上。保守估计两轮“优化组织结构”后裁掉2000人,蔚来可以因此每年减少约10亿元人民币的运营开支,但因此也给蔚来埋下一个“隐患”。蔚来一直所宣传的“高品质服务”是靠实实在在的人堆出来的,每卖出一辆车,就会为车主建一个专属微信群。群里有十几个人,从蔚来顾问、交付员、充电加电专员、维修专员、经理以及城市主管等等,涉及到售前售后的所有人员都在。其实从今年的第一轮裁员开始,就已经有车主开始抱怨服务跟不上,但最终也只能接受现实。可想而知,第二轮更大规模的裁员会对服务品质造成何等量级的影响。

  

  蔚来失速陷入泥沼,失去“众星捧月”的李斌也跌下“神坛”,当年那个敢在舞台中央立下赌誓 的男人,现今收敛了太多,直言“不敢说太多,害怕那一句被别人记下”。但隐忍不会影响李斌的野心,他曾说过:“自己最大的能力就是能在悬崖边上捞回来的能力。” 易车建立初期商业模式和运营能力上都没有太强的抗风险能力,大股东不让花钱,李斌毅然决然拿回所有股权并背负公司400万债务,凭借能力让公司起死回生。面对自己最宠爱的“孩子”,这次,李斌还能再次发挥出这样的能力吗?

  收藏举报投诉

  转眼就以入秋,清晨和傍晚的北京都已经能感受到丝丝凉意,但再凉还是凉不过将要被裁掉的1200名蔚来员工。

  前几天有一篇文章在汽车行业的朋友圈里很火,叫做《那些离开蔚来的年轻人》,文中提到从今年3月份开始,李斌在一份内部邮件中宣布启动末位淘汰机制,自此裁员的阴霾开始笼罩在蔚来每一位员工的头顶上。7月起,本应处在奔跑状态下的蔚来北京已经不招人了,并且办离职手续的人越来越多,办理离职手续的速度也愈发的老练。

  作为中国最具影响力的造车新势力公司,蔚来向来喜欢靠大手笔做新闻,无论是一年一度的NIO DAY,还是建设在核心商圈的NIO HOUSE,李斌从来都不惜重金为蔚来砸钱。毕竟在在李斌眼里蔚来就像自己的亲“孩子”,为了独宠这个“4岁的孩子”李斌辞去了易车CEO的职位。两周前的一个论坛上碰见了李斌,发现他变老的速度已经赶超了时间的速度,45周岁的他已经开始往外冒白发,但不妨碍他依旧乐观爱笑,只不过现在笑起来脸上的皱纹真的很明显。在拉扯“孩子”的四年时间里,李斌肉眼可见的从一枚“小鲜肉”变成“老腊肉”。

  

  如果要给李斌“变老“找一个具体的时间节点,那我觉得应该是蔚来的第一波交付。交付之前的李斌和他的蔚来用雄心万丈、意气风发来形容绝不为过,用高薪+福利+期权从各行各业招兵买马、EP9创下纽北最速纪录、赴美IPO的第一家新势力车企,当年的蔚来直接被称作”中国特斯拉“,甚至有媒体认为蔚来能超越特斯拉,而李斌更是被吃瓜群众神化为”出行教父“,彼时的蔚来和李斌好不风光。可惜这样的状态只持续到了去年年底,在第一波交付之后,蔚来蓝屏、失控、半成品等吐槽凶猛而至,来到今年因为起火、召回频上新闻。被各种负面缠身的蔚来失了速,IPO之后蔚来的股价一路下跌,发稿当日蔚来(NIO)2.84美元/股,远低于发行价6.26美元/股,意味着市值相比去年缩水了近65%。EP9所创下的纽北纪录在今年6月被来自传统车企大众集团的电动超跑VW ID.R所打破,赶超了40秒有余。

  

  作为一个”4岁的孩子“依靠卖车的零星销量根本无法养家,据蔚来的联合创始人秦力洪说,到第二代产品全部研发结束前(2022-2023年)蔚来还将进行约30亿美元的融资。也就是可以理解为蔚来如果按照正常的节奏走下去,还有约30亿美金的缺口。但是往回看蔚来的前几轮融资,资本全部来自业内的顶级投资机构,这是因为当年的蔚来疯狂到投资机构排着队要投钱,托人找关系也想投进来,而当时李斌选择的全部是名字响当当的机构。在上市之后一些资本早已第一时间套现离场,而现在造车新势力因为盈利模式模糊和市场环境、政策等因素不被资本看好,蔚来想在短期内拿到这30亿根本不现实。

  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,活下去才能有希望。之前有流传“蔚来汽车人工成本平均不低于50万元/年”,这一次蔚来选择通过“优化组织结构”来勒紧裤腰带,8月李斌在一封内部邮件中宣布:公司将在9月进行裁员,预计将减少1200个工作岗位。自此第二轮大规模裁员开始,调整后蔚来在全球范围内的员工规模将在7500人左右,相比巅峰时期缩减20%以上。保守估计两轮“优化组织结构”后裁掉2000人,蔚来可以因此每年减少约10亿元人民币的运营开支,但因此也给蔚来埋下一个“隐患”。蔚来一直所宣传的“高品质服务”是靠实实在在的人堆出来的,每卖出一辆车,就会为车主建一个专属微信群。群里有十几个人,从蔚来顾问、交付员、充电加电专员、维修专员、经理以及城市主管等等,涉及到售前售后的所有人员都在。其实从今年的第一轮裁员开始,就已经有车主开始抱怨服务跟不上,但最终也只能接受现实。可想而知,第二轮更大规模的裁员会对服务品质造成何等量级的影响。

  

  蔚来失速陷入泥沼,失去“众星捧月”的李斌也跌下“神坛”,当年那个敢在舞台中央立下赌誓 的男人,现今收敛了太多,直言“不敢说太多,害怕那一句被别人记下”。但隐忍不会影响李斌的野心,他曾说过:“自己最大的能力就是能在悬崖边上捞回来的能力。” 易车建立初期商业模式和运营能力上都没有太强的抗风险能力,大股东不让花钱,李斌毅然决然拿回所有股权并背负公司400万债务,凭借能力让公司起死回生。面对自己最宠爱的“孩子”,这次,李斌还能再次发挥出这样的能力吗?

  • 友情链接:
  • 澳门赌博游戏平台 版权所有© www.alpstyletravel.com 技术支持:澳门赌博游戏平台| 网站地图